被凡尔赛了!豫籍作家刘震云寄语读者“一生只做一件事”郑州站 - 万联中国

被凡尔赛了!豫籍作家刘震云寄语读者“一生只做一件事”
2020-12-28 18:01:47   来源:大河网    
评论:0
阅读:

阅读聆听、畅谈文学、头脑风暴……12月27日,著名豫籍作家、编剧刘震云回到家乡,与郑州读者共同分享了他的创作心得。故乡,是什么?著名作...
阅读聆听、畅谈文学、头脑风暴……12月27日,著名豫籍作家、编剧刘震云回到家乡,与郑州读者共同分享了他的创作心得。

故乡,是什么?

著名作家刘震云,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人。著有《塔铺》《一地鸡毛》《温故一九四二》《我不是潘金莲》《一句顶一万句》《故乡面和花朵》等作品。多部作品被改编拍摄为电影,而老家河南延津也因他的作品为人熟知。

听了现场读者对他早期做得朗读后,刘震云一如既往幽默地说:“听完后最大的感触是,以前写的作品这么幼稚,但这不是谦虚,这是骄傲,说明我一直在写作。”

对于故乡,刘震云认为影响最深的首先是饮食文化,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来碗烩面,就像西安人咥羊肉泡馍,新疆人吃羊肉一样。

此外就是深入骨髓的世界观。

“很多人说我是一个幽默人,其实,我是我们村最不幽默的人,河南人的幽默是天生的。”在刘震云看来,幽默不是说句话,而且用幽默的方式来处理自身和世界的关系。

“孤独用烂了,被凡尔赛了”

刘震云的长篇力作《一句顶一万句》被称为中国的《百年孤独》,在他的作品中充斥着人性的孤独和悲凉,刘震云开玩笑说:“孤独用烂了,现在成了凡尔赛文学了。孤独,并不是一个人的孤寂,而是在认知上不被大家理解和承认,而产生的心灵上的孤寂,一个两岁的孩子也有孤独。”

多年来,刘震云笔耕不辍,佳作频出。都说文学来源于生活,刘震云则认为,生活是无法转化为文学的。文学是有潜台词的,只写生动有趣的人物一定是三流作品,一流作品一定是貌似很像生活但蕴含着哲学观点和生活中的思辨性。

写《一地鸡毛》时,有人质疑说:从古至今,文章有起都承转合,而这个作品写的是流水账。刘震云采用不反驳、不认同、不说话的“三不”政策,后来又有人夸《一地鸡毛》是零度情感的新写实主义创作。

互联网时代“碎片化阅读”是否会影响文学阅读?

随着时代和生活氛围改变,随着科技形式和欣赏形式的出现,互联网让“碎片化阅读”越来越占领人们的阅读空间,这是否会消减文学对人的影响?

“这不存在利弊,只有互补。”刘震云不以为然,就像每个朝代都有比较繁荣的文学形式,唐朝的诗歌,宋朝的词,明清的小说……上世纪出现的电影、电视,互联网时代的短视频热,这都是艺术形式的不断演变,但是滋养精神和灵魂的基本精神是要超越这些艺术形式的。

“而且,不同艺术形式承载的内容是不同的。比如,诗歌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碎片化的;电影则是通过台词、场景来诠释故事;而小说更注重心理描写,可以洋洋洒洒、包罗万象。”

为什么刘震云的作品改编的电影深受喜爱?

提起刘震云,除了文学就是电影。根据他的作品《一地鸡毛》《手机》《温故一九四二》《我不是潘金莲》《一句顶一万句》改编的电影收获了众多好评,而导演冯小刚和刘雨霖功不可没。

日前,由韩三平监制,刘震云担任艺术总监,刘雨霖编剧、执导的《风华正茂的我们》在河南登封杀青,对于女儿执导电影,父亲是不是要把把关呢?

刘震云表示:不会。

“一部小说改编成电影有很多因素,编剧、导演、摄影指导、美术指导、演员、制片方……而我起的作用微乎其微。”刘震云自嘲并不是很懂电影,就像他们并不是很懂小说一样,“写小说我是科班出身,能更深刻体会故事结构、人物结构、文学潜台词;但是电影是特别专业的、需要合作精神的体系性的艺术形式。”

此外,他表示很期待以后能继续跟冯小刚合作,“小刚导演是非常有创造性、与众不同的电影艺术家。因为是编剧出身,才华横溢,他更懂如何表达作品的内容。我非常期待能继续合作。”

对于新片《风华正茂的我们》,刘震云曾去探过班,他剧透说:“这部电影反映了很多80后、90后的日常和心态,对生活害怕却十分勇敢,说尽了风华正茂的苦甜酸辣,道尽了生活的悲喜交加,相信会带给观众不一样的感受。”

对于读者,刘震云鼓励说:“我觉得人一辈子还是应该干自己喜欢的事。只做一件事,一定能做到非常专业,重复性的做一定会成为专家,创作型的做一定会成为大师。少一定比多好,专注的人一定比分心的人好。”

刘震云还透漏2021年下半年可能会出一部长篇作品。

聚焦更多热门事件请扫码关注 CN万联公众号
免责声明:本站刊发的所有资料均来源于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若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权益请告知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