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郑州姑娘”郑州站 - 万联中国

“郑州姑娘”
2019-09-17 14:30:43   来源:北京晚报    
评论:0
阅读:

歌者站在桥上,怀里抱着乐器,身穿民族服装,长长的头发与黑瘦的脸庞,很难让人判断出他的年龄。但当歌声飘荡在夜空,我听出来他应该是一个
歌者站在桥上,怀里抱着乐器,身穿民族服装,长长的头发与黑瘦的脸庞,很难让人判断出他的年龄。但当歌声飘荡在夜空,我听出来他应该是一个年轻的纳西族人——他唱的是云南民歌,有一首“山对山来岩对岩”我很熟悉。还有一些歌曲里有阿哥阿妹的对唱,与他搭档的女子肩披一条白纱巾,手里端着一个盘子,笑盈盈地边唱边与听客沟通。听客坐在临河的街道上,吃着饭听着歌,如果有人要点歌的话,就把钱放在盘子里……

丽江的夜晚就是这样,歌声飘荡在河道上,也回响在闾巷里。

我在桥头听歌时,竟然又遇到了“郑州姑娘”。

我是在昆明去往丽江的大巴上认识这位郑州姑娘的,当时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。我们的话题由窗外的树开始,后来又说到滇西美丽的风景。郑州姑娘居然是个孤客,既没有相伴的游人,也没有固定的旅游路线,当我表示惊讶的时候,她竟大声笑起来,说:“为什么不能一个人走呢?我就是出来放松放松的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。”她说她不喜欢团队旅游,行程排得满满的,一点儿自由也没有。我问她一个人走,不觉得寂寞吗?她笑着说:“怎么会呢,我这不在跟你说话吗?”到了丽江后我们分别,她说:“谢谢你陪我说了一路的话,祝你旅途愉快!”

郑州姑娘在桥上惊叫:“又遇上你了,真巧!”

相逢的喜悦洋溢在脸上,我们找了个空位坐下来。

郑州姑娘唧唧咕咕地说个不停。我点菜的时候,她举起两个手指说:“AA制,说好。”我看了看她说:“OK!”我们点了一些丽江小吃,坐在那里慢慢吃。她年轻活泼,听歌的时候,不停地发出喊叫,还冲我说:“鼓掌呀!你为什么不热情呢?”我跟着她鼓掌,但听客的掌声还是稀落。郑州姑娘有点儿失望,她说如今人们生活得何等麻木!这么好听的歌居然打动不了听众,就知道埋头吃吃吃……

她生气的样子把我逗笑了。我说歌者唱得虽好,可我们这是在吃饭呀,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热捧,那场面不知道会有多混乱。她看了看我说:“这就要说到许多人的性格,该生气的时候忍着,该高兴的时候不表达出来,该愤怒的时候却麻木,我们受传统影响太深了。一个没有性格的人,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我放下筷子问,“你刚才那句话是……”

“一个没有性格的人,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!”她指着我说。

“你是在骂我吗?”我笑问。

她说:“我骂你又怎么样?别以为你们大男人又稳重又深沉,实际上是自己蒙自己,同时又把这种蒙人的气息传给别人。你听听这歌声多开放、多宣泄呀!把内心的爱和恨唱出来,就算没白走这一遭!”

“又出名句啦!”我复述起她的话,为她的话鼓掌。“你觉得我说错了吗?”她有点儿不好意思,小声嘟哝着,“我只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罢了。”

当晚,我和郑州姑娘在灯街夜河坐了好久。坐到了歌者已经离开,街上的人变稀少,面前换成两杯不同颜色的饮品。慢慢地,夜空中有了朦胧的月光,照在水声潺潺的河道上;水面上枝影交错,一片空明。我们的话题随之变得缓慢而疏远,渐渐有了空白的沉默。交谈中我才得知,原来她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由于没有找到工作,整天在家里待着,因为受不了父母的关爱,就一个人离家出游。她在说话的时候,总是重复“郁闷”这个词,但语调中并没有多少郁闷之意。她很开朗,又有点儿任性,到了分别的时候,她抬起头看着我说:“谢谢你陪我聊天说话,祝你旅途愉快!”

“这句话在车上说过了,不能换一句吗?”

她转身要走,突然又回过头说:“你为什么不问我的名字或电话号码什么的,从车上到桥头,这样坐了一晚上,你不觉得应该问吗?”

“哦!你叫什么名字……”

“太迟了大叔,再见!”

这是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。

聚焦更多热门事件请扫码关注 CN万联公众号
免责声明:本站刊发的所有资料均来源于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,若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权益请告知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相关信息。